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新闻 >

一本分数误报三本,“独立学院”这个大坑何去

时间:2017-09-05 18:00  浏览: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
摘要:新民办教育促进法将在9月1日实施,再次将独立学院推向选择的分水岭,其延续多年的运营模式将受到挑战。

pen-writing-notes-studying.jpg

图片来源:Pexels

新民办教育促进法将在9月1日实施,再次将独立学院推向选择的分水岭,其延续多年的运营模式将受到挑战。

《财经》记者 相惠莲 实习生 许向阳/文 

7月下旬,一起“乌龙”事件将公众的视线引向浙江——高考改革试点的两个地区之一。在各高校最低投档分数线揭晓时,人们诧异地发现,五六所原为三本招生的独立学院杀入100强,超过了多所985、211高校。

尤其抢眼的是同济大学浙江学院,在第一批次计划招生80人,最低投档分数线为646分,位列老牌名校武汉大学之前。

“这应该是一次‘误报’。”一名刚被同济大学浙江学院录取的考生分析。在今年的浙沪“新高考”中,学生被要求按专业排列填报80个志愿,包括所有本科和专科。对第一批次的学生而言,从知晓成绩到填写志愿只有两天,时间紧迫。

虽然同济大学浙江学院后带有民办院校的标示,不过被录取的考生很可能以为自己填报了同济大学的一个专业,结果以一本成绩上了三本院校。

尽管这种误报是个别现象,但这些以知名高校冠名的独立学院却再度引起瞩目。

以同济大学浙江学院为例,这所学校由同济大学在2008年参与创办,合作方为嘉兴市教育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、宏达控股集团,提供全日制本科学历教育,具有独立法人资格,因而被称作“独立学院”,实质是挂有名校招牌的民办高校

独立学院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兴起,至今培养了全国约20%的大学本科生。它们一般在本科第三批次招生,没有政府的财政投入,参照民办学校的收费政策,收费远高于公办大学。

虽同为民办高校,独立学院却比其他民办高校享受更多的优待,产权结构模糊易引发纠纷。多名教育界人士认为,独立学院应与合办高校脱钩、实现真正的独立。

眼下,新民办教育促进法将于9月1日实施,新法要求教育机构明确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区分,或将直接影响此类学院的运作模式,使其前景更加曲折。

“穷国办大教育”的产物

杨乔(化名)的暑假已经过半,不久他将回到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就读大三,这同样是一所独立学院。当初报考该学院时,杨乔是冲着“立交桥”项目而来——在浙江,一些独立学院每年会选拔少量学生进入“本部”学习,杨乔也希望能用“曲线救国”的方式进入他向往的浙江大学。

在笔试后,这一愿望落空了。但杨乔发现,这所学院和浙江大学拥有诸多联系,虽然校区并不相连,但他可以使用浙江大学的图书馆资源,在社团活动时也与浙大学生多有交流,即将开办的浙江大学工程师学院也坐落于这所独立学院的北校区。

640.jpg

不只是这些,独立学院还会与母体高校共享师资,这是国内266所独立学院的共性,部分还直接使用着母体高校的建筑和土地。

一位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教师回忆,1999年时,学院最早的一批教师就是浙江大学派过来的。目前虽然自聘师资已达到约70%,其余的兼职教师多数仍来自浙江大学。

当前的独立学院大致可分为两类,最为主流的为“外生型”,企业投资运营,学校则提供品牌、师资等软件资源。学校和企业通常不会约定股权比例,而仅仅是在协议中确定收益分配比例,公办高校一般会抽走学费的约30%

创办于上世纪90年代末、更早期的独立学院多为“内生型”,为公办大学自身所办,不涉及外来的投资方,早期就是大学的民办二级学院,按照市场机制收费运营。部分直接在高校内部办学,有些后来搬迁,但使用的还是公办大学的土地

独立学院兴起,不得不提到当年的高校大扩招背景。

2003年,时任教育部部长的周济曾称,高等教育面临人口高峰带来的挑战,而中国是穷国办大教育,财政性经费投入严重滞后,很多地方高校生均拨款逐年下滑,许多高等学校处于超负荷运转状况,办学条件普遍紧张。

实现扩招、提高国内的毛入学率、追随上经济高速发展是当时的时代节奏,举办独立学院恰好能够发挥作用,且使得高校能够获得一定的回报,也调动了这些办学主体的积极性。